首頁 >> 文化旅游 >> 旅游景點 >> 正文

玉門丹霞,形與色的完美組合

2019-12-23 10:46:54 來源:玉門發布 點擊:

      同在河西走廊,同在大漠荒原,很多人知道張掖丹霞,卻很少有人知道玉門丹霞。幾年前十月的一個周末,在市旅游局幾個旅友的帶領下,我有幸觀賞了玉門丹霞。其實張掖丹霞以其宏大壯觀聞名,而玉門丹霞卻有著他獨特粗狂的風貌,只是還沒有被世人所知而已。

出玉門市新市區,沿高速公路向東穿過大片的風車塔林前行至地窩鋪下高速公路,沿旱峽山路折轉向南,十分鐘車程就可以看到溝豁之中稀疏的丹霞地貌,這里的丹霞地貌不同于敦煌的魔鬼城,敦煌魔鬼城的雅丹地貌由風蝕形成,而這里的丹霞地貌是由洪水沖刷而形成,因此多隱藏于溝谷地帶,難現神奇而不為人們注意。繼續南行穿紅柳峽谷就可以看到丹霞地貌了,進入峽口映入我們眼簾的是色彩斑斕的丘陵山谷,陽光照射下,每一塊山石都是一個獨特的景觀,所以有人說這里的每一塊石頭都是一個動人的風景。

1.jpg

      要想探訪玉門丹霞的神奇,還必須徒步深入山中,隨著山谷腹地深入,各類奇形怪狀、五顏六色的自然奇觀就展現在你的眼前,讓你目不暇接,美不勝收。有形似宋代包公官冒的山頂,有酷似少女雙乳的山峰,有貌似男根的擎天巨柱,有狀如烏龜、巨牛的赤色山丘,有型似水閘、墻壁的褐色溝谷,真是千奇百怪,形態各異。是無數次山發洪流,還是無數次地殼震動,讓我們不得不嘆服自然的鬼斧神工,神奇造化,為我們提供了美輪美奐,多姿多彩的絢麗世界。

2.jpg3.jpg


      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,當我們大汗淋漓的跋涉攀登到海拔2000多米的丹霞景區最高處的山頂時,那種體力的考驗與心靈的體驗是難以言表的。眼望彩霞,心系山峰,手足并用,如猿如猴,揮汗如雨,終于攀登到頂峰,山坡陡峭,山路崎嶇,可見要到丹霞的高處是多么困難。登上山頂,眺望遠方,陽光下的群山五顏六色,層次分明,絢麗如畫,斑斕多彩,如夢如幻,紅色的海洋里間夾著青、藍、黃、綠的五色彩帶,移步換景,別有洞天,目光所及是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,美如星海,幻如仙景,博大輝煌,叩人心扉。

      陽光明媚,山風送爽,爬山時的汗水一會兒就干了,秋風吹撫,山高風涼,正午的陽光讓人興奮,同行的旅友們紛紛用相機在不同的角度拍攝最美的丹霞風光,似乎是要把這迷人的美景盡收心中,我的一部傻瓜相機很快就用完了內存和電池。上山付出了艱辛汗水,下山可就是舉步維艱了,山體表面是經過千萬年風吹日曬分化了的松軟泥土,稍不留神就會滑到,滾落山下,十分危險,我們學著山羊的樣子,走著之字形的小路,走走停停,隨手撿幾個可愛的小石頭,沿著山坡緩慢而下。下山后我們再次乘車沿峽谷行至紅柳峽佛窟,進行午餐休息。

4.jpg

      不知道是那個年代的先民在這里的懸崖峭壁上開鑿了十多個洞窟,由于玉門丹霞特殊的紅沙巖地貌,加上經年雨水沖刷和有人曾在這里放牧燒火,下層的佛窟已基本損毀了,殘存的臥佛造像首足依稀可辨,墻體上殘留的壁畫雖經煙熏火燎,優美的線條仍不失華美風采。由于山崖陡峭,很難攀爬,上層的佛窟相對損毀的少一些,但大多還是遭到了破壞,佛龕里的佛像已蕩然無存,唯有墻壁上的一部分壁畫還是完好的,供養人的圖像栩栩如生,花卉圖案色彩清晰可見,還有保存完好的游人題詩,我看到一首題于76年3月9日下午的詩:“此地好風景,玉門他有啥,風景美如畫,我末心看他。” 沒有署名,不知是何人所題,似乎文中還有錯字,詞不達意,卻可見證三十多年前這里就有人游山觀景了。面對這毀壞的佛窟,我們不僅有些扼腕嘆息,歷史不能再造,毀壞不能復生,人們應該珍惜祖先為我們留下的每一件文化遺存,那是歷史的見證,那是我們追尋人類文明的直接物證。午餐后我們清理焚燒了垃圾,也算是我們心存感念,見廟燒香的心意吧。站在佛窟前遠看,五彩的丹霞山,山體赤如火燒,間夾著片片藍色、灰色、綠色的山巖,遠看恰似一幅巨大的水墨丹青,江山如畫。沿著山前干枯的河床,丹霞山猶如月牙環繞,河道里一叢叢紅柳如火,迎著燦爛的陽光頑強的生長,彰顯著一種不屈的精神,那就是玉門人頑強不屈的精神。

5.jpg

      離開佛窟,我們驅車沿著西紅柳峽谷,經過一個小時的峰回路轉,曲徑通幽,穿過一片金色胡楊林,走出胡楊谷,終于來到火山口。具專家考證一億五千萬年以前玉門就有火山運動,八千萬年以前仍然有火山活動,所以并排聳立的兩個火山口叫做“雙火山口”。當年火山噴發,巖漿橫流,地殼隆起,火山周圍形成了特殊的“波浪谷”地貌,若有天外巨犁耕翻過土地一樣,道道犁痕蜿蜒無盡,層層疊疊,形成了獨特的地理景觀,十分罕見。玉門火山沉寂了八千萬年,然而火山灰所及的地方依然是難以改變的景觀,一片灰色,植物稀少,我不知道地下的火山還會不會再次活動,如果再次火山噴發,那會形成怎樣的景觀呢。

6.jpg


      在火山口附近就是“玉門硅化木省級地質公園”,億萬年之前,這里曾是大片的原始森林,高大的松柏,龐大的動植物群落,瞬間被巨大的火山巖漿和火山灰完全吞沒了,白堊紀的生物在這里徹底滅絕了,留下的只有那些焦枯的化石,那一根根似石非石,似玉非玉,似木非木的硅化木化石清晰的紋理年輪,記載了億萬年前的植物形。